宁海新闻网报道我校“千村调查”学生畅谈“我的千村之旅”

发布者: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:2013-08-05浏览次数:16

我的千村之旅

顾昕蓝


http://www.nhnews.com.cn   宁海新闻网   2013-07-26 09:11

    我是上海财经大学的一名大一学生,千村调查是一个校方组织、引导学生参与的以农村调查为主要内容的社会实践活动。虽然接受了十二年的教育,但我的社会阅历基本为零,来自农村却对农村知之甚少。简单的生活背后却不会缺少精彩的故事,怎样揭开它的神秘面纱,传达人们的心声,解决现有的问题?在一颗怀着几分期许与忐忑的心的指引下,我踏上了千村之旅。
    第一天
    我们的千村调查定点在长街镇新南村。年轻就是一颗说走就走的心,小城还在一片睡意中的时候,我们迎着朝阳,骑着单车出发了。不怕迷路也不畏大风,拼得小腿发酸也不休息,三个小时后终于到了目的地。看着同伴满脸通红汗流浃背的样子,我大笑她丑,她也不留情地面回击我,但我们都没喊累喊辛苦。
    找到村里的小店买水解渴,恰好看到两个妇女在拉家常。我满怀信心地走过去说明了来意,未等我说完一人就打断了我:“我不识字,我做不来什么问卷,别来问了。”抱着一不做二不休的做调查就要豁出去的厚脸皮心态,我用蹩脚的方言解释我此行的重要性,试图打动她。虽有施招,却怕接招,她直盯电视不瞧我一眼,敌不过,我只好灰溜溜走开。
    走在行人寥寥的大路上,心里直纳闷怎么家家户户大门紧闭,见不着什么人?我边寻思着,边往绿油油的田地那边走去,看着地里的庄稼,愣是分不出小麦还是大麦,笑自己真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哪。抬头望见不远处一老大爷正在耕作,“阿公——”我甜甜地唤他,大爷转过身来,很是面善。他戴着一顶宽檐大草帽,有着黝黑发亮的皮肤,黄布衫耷拉着几个纽扣,手臂小腿上青筋一条条,身上背了个水箱,好像在给庄稼打农药。
    “阿公,怎么村子里看不到什么人啊?”
    “出去挣钱了啊,种地又赚不了多少的。”
    “村子里没地方能打工啊?”
    “没厂子哪,得出去,到镇里去,或者更远点,大城市去。”……我们就像脑子里充满十万个为什么的孩子一样,拉着大爷问了许多问题。
    到晚上一算,一整天只做了两三份问卷,大部分调查对象都让我们吃了闭门羹。本想靠一己之力完成调查,但村民的戒备之心让我只得托舅舅带去混个脸熟。吃到自家种的西瓜,我好奇地问了句西瓜多少一斤,外婆说被台风打过的一元一斤被收了,现在街上买要二元五一斤整整差一倍多!想起近日一则新闻——台风过后大片葡萄坏了,种植户亏个好几千上万的不算少,内心不由得十分惋惜。虽说这几年农作物价格上涨,农民收益情况改善,却还是有不可避免的天灾人祸影响着农民收入。
    第二天
    为完成一份返乡入村问卷,一大早先去了新南村社区服务中心。村文书真是百事通,各家大小事都知道些。这一遭走的挺顺利,得知了新南村的概况。看文书填人均年收入的时候只有8690元,我很诧异每月平均下来连最低工资水平都没有,文书说:“其实算不错了,农民嘛,吃住都是自己的,和县里不一样。”我尴尬地笑了笑,仅仅解决温饱是不足以使百姓安居乐业的,作为一名有幸接受优质教育的大学生,不可以忘记自己的责任,要努力学习努力工作,将来为社会建设贡献一份力!
    下午,我又开始了入户调查,向大伯大妈们解释了调查内容大致有收支概况、劳动力流向、医疗保险、教育、投资理财、民主选举等,六七成人愿意帮忙。走下来十几户人家吧,每一户要做上半小时多的问卷调查,他们在跟我边聊边答的时候,以为我们调研所得数据最终会反馈到政府机关,因此还拜托我建议政府加大农民补助的力度。可能大伯大妈们是打趣,不过我感觉得出,农民的幸福感还不够稳定不够强烈,但值得肯定的是:党带领的新中国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这块做得不错了,新南村不算富饶,但现在也差不多家家盖了新楼房,村里还有一个小公园和活动室,全村早几年就铺起水泥路了,会有家电下乡以旧换新活动,也会对农民进行小额的农业补贴,尤其是新农保政策,问了几位阿公阿婆,都说缴了六千,两年多就收回成本,现在每月拿二百多,连夸这政策好。
    问卷里有涉及各类支出的问题,我问到家庭食品支出的时候,很多人都报了一万左右的数字,我觉得偏低,舅舅给我的解释是:其实在十几年以前,一家只要有大米,一个月没有一分收入也是可以过日子的,什么瓜果蔬菜都是自己种的,新南村又靠海,抓点小鱼小虾餐餐有海味,柴可以捡,农村人早起早睡,不用多少电。但是这几年全村已经接了自来水,填了井,土地再分配,很少人家完全靠务农养鱼过活。在问到存借钱方式,投资理财活动的内容时,我又长了一番见识:在我看来,亲兄弟明算账,我们这一代都喜欢AA制,大家共聚一桌,最后你付你点的,并不奇怪;借钱也是讲明期限,绝不拖延。而农村人同家兄弟姐妹借钱不会写借条,认为这很伤感情,没人好意思,借钱也不会要利息,有钱就借。至于理财,不说老人,三十几岁的青年,除了工资打在银行卡里,也没有将余钱存银行的习惯,更别提买金融产品,守着那么点自己的血汗钱就够了,不敢冒风险投资。
    晚上,海塘吹过来的凉风阵阵,跟着大伯大妈们一起借着月光聊聊他们的日子和他们的希望,知道了他们眼里的社会,试着从另一种角度去解读农村,有了新思考:我身为新一代接班人,作为大学生群体的一员,究竟该做什么,如何去做好这些,如何让自己的价值更大化。